假名鞋中转鬼市调查:货源疑来自村中作坊,发货地址竟是废墟_南都

假名鞋中转鬼市调查:货源疑来自村中作坊,发货地址竟是废墟_南都
假名鞋中转鬼市调查:货源疑来自村中作坊,发货地址竟是废墟 广州荔湾坦尾,一个篮球馆的旁边存在70多个临时集装箱档口(“太佳鞋料城”),专门中转山寨版名牌奢侈品牌鞋。南都记者调查发现,一双原版价值数千上万元的鞋子在中转档口只用两三百元就能拿货。而且档口旁边士多店公开售卖名牌鞋的包装盒,5元不仅得到外包装,还包含小票、证书和签购单。从包装到鞋品,中转站完成了整套山寨的“改头换面”(点击阅读)。 南都推出的首篇报道对上述中转地进行了全面曝光。4月1日,荔湾区市场监管局将部分档口实施货品扣押、贴上封条;并表示将对案件作进一步调查。那么,这些假冒名牌鞋的货源在哪里,最终又销往何处?南都记者在3月下旬对其上下游展开调查。 3月31日晚,记者暗访假名牌鞋中转站。 “需要什么样的鞋,这里大把” 记者暗访过程中,档口经营者多对鞋子来源三缄其口,避而不谈。一家档口老板称,进货厂家在广州。现在没有固定的工厂,需要哪一种就去相应的厂子找。 记者联系到一个“专注高版本”的鞋业老板甄江(化名)。原版上万元的GUCCI鞋,在他那里只需350元,承诺有包装、防伪标识、刷卡单、小票、电子发票等。甄江表示,他的货转手能卖到一两千元的价格。其自称,货源在广州白云。 记者了解到,已被查封的“太佳鞋料城”档口,部分货源来自花都。在荔湾坦尾和花都新扬、新民、旗新村之间,存在货运专线。杨忠(化名)对这条货运线比较熟悉,也有花都鞋厂的渠道资源。“你需要什么样的鞋子,我们这里大把”,杨忠告诉记者,花都有专门做这方面的工厂,高档货也有,进价就贵些,利润空间视客源而定。 他表示,“只有和那些厂子熟了,才会给你拉货嘛。”杨忠还透露,鞋城货源不止包括花都,还有南海漖表等地。 鞋厂隐蔽村中,外人难发现 3月底,南都记者前往花都新扬、新民、旗新村探访。上述3个村庄均位于狮岭镇,地理位置靠近,彼此之间相距不过一两公里。 新扬村十二队某村民方平(化名)告诉记者,鞋厂肯定有,但很多属于民房里自建厂,档口没有名字,关着门;不熟的人去打听这些更是困难。据他描述,在新扬村七队等几个队,鞋厂总共一百多家。 记者在新扬村七队、八队、九队等处所见,箱包、皮具等加工作坊非常多,却少见鞋厂。九队一家鞋材零件加工档口老板表示,做整鞋的厂子到处都是,但不肯透露具体所在。南都记者在七队看到,一栋6层高的民房建筑,一层防盗门紧锁,楼上频繁传来疑似钉鞋的声音。附近一居民称,这些房子里做鞋的厂子的确很多,因为一般在楼上,外人看不到。 新扬村内,藏身民居的某无名鞋厂。 南都记者以咨询“高档整鞋”的名义在新扬村了解情况。一家鞋材店店主表示,她有渠道,“鑫×鞋材那里有做”,也可以发荔湾坦尾的篮球场。然而,当记者请求分享“鑫×鞋材”联系方式,对方却发来另一个不相关的店铺微信。 货运线:花都到荔湾 新扬村的鞋厂到底藏身何处?经过一个小时的找寻,记者终于在某栋民房楼上见到一家无名鞋厂。档口内有三四个人在埋头加工,尽头摆放着一些成品。档口负责人显示出对陌生人的警惕,“我这不做大牌,和你们不一样。你问问坦尾专线的货运老板。” 就在上述鞋档不远处,记者看到了鞋货运输点。该货运点是一处简易平房,外部搭着铁皮雨棚。雨棚标有“新扬货运”字样,运输路线显示为“新扬-鞋城-广大”。货运点一男子见记者对“高档鞋”感兴趣,主动打电话找渠道。电话另一个是男子声音:“(你介绍的人)熟不熟啊?”几句交谈,货运点男子回应“不熟不熟”,两人随即结束了通话。之后,该男子态度180度大转弯,对记者不再理睬。 次日,南都记者通过货运点的联系方式咨询货运线路问题。对方向记者表示,此线包括发坦尾篮球馆,晚上七点发。 废墟变成快递发货地址 从坦尾中转地流出的山寨鞋最终去往何处?3月24日晚,一辆在中转档口进完货的私家车驶出篮球馆停车场。大约20分钟之后,车辆开到白云区三元里大道“旺角网红直播基地”停下。车上人员将货物拿到一家“广州×××国际物流”店铺前,进行包装打包。 私家车从坦尾中转地拿货后,到白云一物流档装运打包。 记者发现,此处附近不止一家物流档口,打包运输鞋类的也不在少数。直到晚上10点多记者离去,几个物流档口仍在营业。除了被私家车转运出去的货物,在坦尾中转档口也可以直接发货。3月中旬,一件快递从中转站被发往上海,两天后正常送达。寄件人把寄件地址写为“荔湾区桥中北路太佳广场”某档。 然而,通过地图查询发现,“太佳广场”已关闭。3月25日,南都记者实地走访,太佳广场被拆,此处早已是废墟。原太佳广场位置夷为平地,被围蔽起来,等待动工改造用作他途。记者通过媒体公开报道了解到,2019年10月,太佳广场因违建被强制拆除。 这件出自坦尾中转档口的快递,实际上虚构了一处根本不再存在的“地址”,成功发向外地。 “太佳广场”早就不存在,已是废墟。 微商,卖家口中的“安全”渠道 除了线下的渠道,微商也是假鞋的重要出口之一。某鞋业档口人员在朋友圈宣称,诚邀各大实体、微商、某宝平台合作共赢。不过,当记者询问用他们的鞋在某宝开店是否可行,得到否定的答案。她告诉记者,大牌不行,会被查。因此,微商成为相对“安全”的渠道。 3月下旬,记者在中转档口见到一女子前来看货。她告诉记者,来这拿货一般需要提前预订预约,她就是在微信朋友圈卖鞋,自己安排发货。 经记者观察,卖山寨鞋微商的朋友圈文案风格较为统一,其图片等素材可以通过专门的软件共享。如果做微商,在网上搜索,轻松可找到上游。高端和中低端货源,“仓库直发”,动动手指即可下单。甚至,还有APP平台链接货源方和微商,邀请山寨鞋厂等工厂入驻,共享资源,精准引流。 某APP为微商提供山寨鞋厂家资源。 采写、摄影:南都暗访调查组记者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Related Posts

世锦赛U型池谷爱凌首次夺冠 中国选手历史第一人世锦赛U型池谷爱凌首次夺冠 中国选手历史第一人

世锦赛U型池谷爱凌首次夺冠中国选手历史第一人北京时间3月13日凌晨,2021年自由式滑雪世锦赛女子U型池的决赛,在美国阿斯彭结束争夺,带伤出战的中国选手谷爱凌发挥出色,她凭借第一轮93.00分的绝对高分,力压群芳,拿到了世锦赛首冠!这也是中国选手在该项目上的首个世界锦标赛冠军!在两天前的预赛里,谷爱凌发挥一般,只以预赛第七的身份进入到U型池决赛之中。不过随后谷爱凌状态迅